夜间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另类拯救

[复制链接]

  云儿十六岁那年,偷偷爱上了同班同学阿勇。阿勇是校田径队队员。这天下午,云儿趁没人注意,迅速将一封情书塞进阿勇的书本里。情书是云儿熬了两个通宵写的,里面倾注了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对爱情的向往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云儿一进教室,抬头就见黑板前挤着一群人。云儿走近一看,整个人都惊呆了!原来,黑板上贴着云儿写给阿勇的情书。围观的同学没有发现云儿,有些人还高声念情书的内容,人群中不时发出阵阵哄笑声。
  
  云儿觉得自己像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剥光了衣服一般,浑身颤抖,突然发出一声尖厉的叫声。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,她转身奔出了教室。
  
  三天后,云儿的父母来到学校,告诉老师云儿决定退学,随同村的伙伴外出打工去了。班主任老师惋惜地对云儿的父母说,云儿的学习一向很好,完全有希望考上大学,这样中断学业实在太可惜了。
  
  因为云儿的事,阿勇在校园里成了不受欢迎的人。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做得太过分了。面对别人的指责,阿勇沉默不语。他的沉默使他更加被孤立。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,一切都是猜测出来的。
  
  新学期到来,阿勇也失踪了。他独自一人离开家乡小镇,来到繁华的省城。之前,阿勇曾经几次去过云儿的家,但都吃了闭门羹。有一次,云儿的母亲站在门后哭着骂道:“你滚!我不知道云儿在哪里!”最后,云儿的父亲从门缝里塞出一张纸条来递给阿勇,上面是云儿的地址。就这样,阿勇拿着纸条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地方,原来那是一家饭店。阿勇向店主说明来意,店主和店员都说不知道这个人。之后,阿勇留在了省城,一边打工一边寻找云儿。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云儿!
  
  时光荏苒,转眼两年过去了。阿勇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。生活的磨炼使他跟大多数同龄人比起来显得更加成熟稳重。平时,阿勇靠踩三轮车为生——之所以选择干这行,是因为觉得这样便于打听云儿的下落。
  
  这天早上,阿勇的表妹月儿匆匆忙忙赶来找他。月儿比阿勇晚来省城一年,在一家塑料厂打工。月儿气喘吁吁地说:“阿勇,昨晚我看见一个跟云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,从一家夜总会里走出来,后来我向门卫打听,他说那个女人叫阿莲,是个坐台小姐。我猜是假名,因为一般做小姐的都不愿被人知道真实姓名。”
  
  当天晚上,阿勇在一家夜总会门口见到了那个叫阿莲的女人。那人果然长得跟云儿一模一样,穿着很暴露,和一群男女有说有笑地从阿勇的三轮车旁走过。
  
  “云儿!”阿勇突然在他们身后大喊一声。这时,那个叫阿莲的女人回过头来,呆呆地瞪着阿勇,说:“你是在叫我吗?”阿勇毫不犹豫地走过去说:“云儿,我是阿勇。我是来接你回家的!”阿莲闻声一怔,说:“我不认识你,你认错人了。”阿莲转身刚要走开,阿勇一把抓紧她:“我不会认错人的。”阿莲恼怒地说:“你要是再不松开手,我就不客气了!”阿勇摇摇头说:“不,我不会松开手。除非你现在就跟我走!”
  
  “滚开!”阿莲怒吼一声,旋即挥手打了阿勇一个耳光。阿勇顿时怔住了,不过他的手仍紧紧地拽住阿莲不放。阿莲的伙伴走过来,将阿勇团团围在中间,其中一个家伙猛然卡住阿勇的脖子,凶狠狠地警告道:“踩三轮车的,你的胆子真不小,竟敢动我的女人!现在我数到三,你要是再不松手,我今天就废了你!”阿勇没有理他,而是看着阿莲说:“云儿,我已经找了你整整两年,今天……”谁知阿勇的话刚说到一半,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,接着又有更多的拳头如雨点般袭来。可是阿勇始终都没有还手,也没有躲闪,他只是不停地呼喊着云儿的名字。不一会儿,阿勇被打倒在地。就在他倒下的时候,他听见阿莲在嚷:“大虎,别打了,你们这样会把他打死的!”
  
  几天后,阿莲听说夜总会大堂新招来一个门童,样子极帅。出于好奇,阿莲也随别人一道去看热闹。当她走进大堂一看,顿时怔住了,原来那人正是阿勇。此刻,换过装束的阿勇,跟前几天简直判若两人。阿莲看着阿勇,然后轻叹一声,黯然离去。
  
  从此,他们俩虽然经常碰面,但阿勇看得出,阿莲似乎在有意躲避自己。一天深夜,阿勇受客人之托,到楼上找一个人。经过一间包厢,阿勇突然听见从里面传出呼救声。阿勇猛推开门,看见一个男人正揪住阿莲的头发,用皮带抽打她,边打还边咆哮:“你这个臭婊子养的,竟敢不听我的话,你不想活了?”

  “住手!”阿勇怒吼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。那个男人转过脸,阿勇立刻认出这家伙正是大虎。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一起。对方力量大得惊人,阿勇显然不是他的对手,不到片刻的工夫,就被他压在身子底下,脖子也被他狠狠地掐住了……
  
  不一会儿,包厢里骤然响起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。当人们闻声赶到后,看到此时阿勇的手里正握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,地上躺着流血的大虎,而阿莲面色苍白地蹲在墙角边,浑身不住地颤抖……
  
  警察将阿勇带走了。阿勇承认是他杀的人,但他出于自卫。结果,阿勇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。
  
  光阴似箭,一晃六年过去了。出狱这一天,来接阿勇的是月儿,阿勇望了望她的背后,问:“怎么她没来?”月儿笑笑说:“都嫁人了,还怎么来?”阿勇呆呆地看着她,问:“嫁人了?”月儿点点头说:“对呀,嫁到老远的地方,而且孩子都快五岁了!怎么,她告别了过去,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!”阿勇苦笑一声,说:“高兴,我当然高兴……”
  
  阿勇说:“如果我坐这六年牢能换来她的新生,那就值得。你知道吗,当时我差点就被那个叫大虎的家伙掐死了,如果不是阿莲的那一刀,我现在就不可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了……对这件事我从没后悔过。如果说,此刻我心里头还有什么遗憾,那就是我不能早点找到她,若早两年找到她,也许这时候她已经大学毕业了。”
  
  阿勇正说话,忽然身后传来哭泣声。阿勇回头一看,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姑娘。阿勇满脸疑惑,那姑娘泣不成声地说:“阿勇,我才是你要找的云儿!”
  
  “你是云儿?那阿莲又是谁?你们俩怎么长得那么像?”云儿说:“阿莲是我的孪生姐姐。当年,因为早恋,她被我父母赶出家门。那时候她还不到十五岁,就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。不久后我们刚好搬了家,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姐姐。也正因为有了我姐姐这个前车之鉴,当我家里人发现我也早恋的时候,就当机立断把我送到外地去读书。可你却不断地到我家里找我,我父亲一方面怕你再去影响我,另一方面又不想你老去烦他们,所以,为了打发你走,才把我姐姐的地址给了你。我姐姐说,如果不是遇见你,她不知还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清醒过来。所以这次来,我父亲一定要代表全家人谢谢你。”
  
  “云儿,别傻了!我这样做也是为我自己。当年那封信虽然不是我公开出去的,但……”
  
  “你什么也别说了,来之前月儿已把一切告诉了我。她说那封信是她在你的课本里偶然发现的,并在当晚偷偷贴出去。她还说那时候她也跟我一样,也在暗恋你这个表哥。月儿,对吗?”一旁的月儿面红耳赤低下了头。
  
  云儿眼睛里闪动着泪光:“阿勇,现在我不但读完了大学,而且已经有了工作。如果这时候我告诉你,我一直都忘不掉你,而且还像当年那样爱你,你还会接受我吗?”
  
  阿勇的眼睛湿润了……






上一篇:平等的权力
下一篇:老实人
回复

举报 使用道具

全部回帖
暂无回帖,快来参与回复吧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QMS 已获得官方认证
活跃在昨天 17:32
主题 85
回复 3
粉丝 1